最美基層干部昂嘎:用生命演繹康巴情懷

時間:2015-04-28 09:59:03 來源:新華網青海頻道 作者:陳凱 李琳海 李亞光 瀏覽次數:78

分享到:

導讀:走進昂嘎的家,讓人感覺心疼。這是一套普通的單元房,在重建后的玉樹隨處可見,屋里沒有多少像樣的家具。沒有了男主人,屋子顯得很空。災后重建以來,很多玉樹人都搬進了


走進昂嘎的家,讓人感覺心疼。

這是一套普通的單元房,在重建后的玉樹隨處可見,屋里沒有多少像樣的家具。沒有了男主人,屋子顯得很空。

災后重建以來,很多玉樹人都搬進了新房,日子還得繼續。昂嘎搬進新房不久,就住進了醫院。終因勞累過度于2014年1月12日不幸離世,將生命定格在了63歲。

“其實,家人早已買好13日去北京的機票,為父親做治療,幾千個日日夜夜能頂住,可父親就沒挺過這一天。”昂嘎的女兒更松德吉說。

30多年前,從青海民族大學畢業的昂嘎,因各方面表現優異而獲得了留校任教的機會。但他放棄了這個機會,主動申請回到了魂牽夢繞的故鄉——玉樹。

從最初的普通科員到最后玉樹藏族自治州前政協副主席兼州文聯主席,昂嘎長期致力于玉樹文化事業的研究、創作、發展和宣傳工作,打造玉樹“三江之源、歌舞之鄉、牦牛之地、唐蕃古道”文化品牌。

“我的額頭是巴顏喀拉山,一雙眼睛是高原姊妹湖,兩個鼻孔是長江和黃河。我潔白的牙齒永遠不會脫落,我濃密的黑發永遠不會變白,我嘹亮的歌喉永遠不會嘶啞,我滾燙的熱血永遠不會冰冷,我赤誠的心靈永遠不會變色。”這是昂嘎眼中的自己。

走過草原,作為三江源的兒子,他時刻傾聽著血脈深處的馬蹄聲;在草原深處的溝壑里,留有他漫步雪域的腳印。

玉樹4·14地震發生后,昂嘎積極投身抗震救災和災后重建,帶病完成舞劇《玉樹不會忘記》創作和排練。該劇在全國巡演后,受到廣泛好評。

2013年10月,玉樹全面完成災后重建,州委、州政府決定為全國、全省、全州人民以及援建單位奉獻一臺文藝演出。已經退休的昂嘎主動請命,擔任演出總指揮。那時他已是肝癌晚期。

那場演出,經歷了劫難的三江源兒女們表達著對全國人民的感恩之情,藏族群眾甩開長袖,盡情展現著康巴歌舞的魅力,援建單位的勞模披紅掛綠騎馬進入會場,場面感人……

演出接近尾聲,一曲高亢而深情的歌聲凌空響起——《再唱山歌給黨聽》——這首在康巴藏區被人們廣泛傳唱的音樂戳中了很多人的淚腺,令現場觀眾動容。

“黨的恩情似海深,我把黨來比母親。”簡單的歌詞更像是玉樹各族群眾和昂嘎對祖國母親的內心獨白。

上世紀80年代末,由昂嘎整理出版的歌碟《瀟灑的康巴人》,匯集了雪域高原廣為流傳的藏歌精華,在康巴藏區被譽為“無法超越的藝術盛宴”。

他曾說,故鄉人“會說話就會唱歌,會走路就會跳舞”,這樣富有情懷的概括,至今仍是玉樹人的驕傲。

昂嘎的家人至今珍藏著30多年前他創作的電視專題片《格拉丹東的兒女》的腳本,泛黃的稿紙上,滿懷他對故鄉的深情。為了拍攝紀錄片,他200多天沒有踏進家門,該作品最終榮獲全國電視文藝“星光獎”一等獎。

“三江源很遠,玉樹很遠,我要用藝術宣傳故鄉,這是黨賦予我的使命。”這是昂嘎生前掛在嘴邊的話。

昂嘎將生命獻給了這片雪域故土。幾年來,家人對于昂嘎的思念卻是越來越重。妻子拉珍常常拿起一件灰色抓絨服,痛哭,“這是他身前常穿的一件衣服”。

“作為一名共產黨員,昂嘎用生命譜寫著對黨的忠誠,錚錚康巴漢子,是領導干部的楷模。”玉樹藏族自治州州委書記文國棟這樣評價他。

按照他生前的遺愿,他的遺體沒有按當地風俗天葬,而是進行了火葬。依他囑咐,骨灰一部分撒在了結古彭措達澤山上,一部分撒在了巴塘河里。

“父親是個文人,他的思想、他對雪域的愛是一筆財富,值得我們珍藏!”更松德吉說。

 

Copyright © 2014-2015 玉樹市新聞網(三江源新聞門戶網)www.jvojpp.live. All Right Reserved.
聯系電話:0976-8822094 QQ:2095751873 郵箱:[email protected] 青ICP備14000563號 網站主辦單位:中國共產黨玉樹市委員會宣傳部
青海信息網(青海門戶網)www.qhxxcn.com 技術支持 玉樹市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過本站允許,請勿將本站內容傳播或復制。
京城国际娱乐城真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