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樹東倉《大藏經》:一個家族與一部經典的千年情緣

時間:2014-11-01 18:12:13 來源:新華網 作者:黨周 呂雪莉 龐書緯 瀏覽次數:77

分享到:

導讀:每天清晨,家住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玉樹市的代桑一家,總是靜靜地點燃佛像前的一盞盞酥油燈,虔誠跪拜后,來到保存《大藏經》的藏經室,用毛刷輕輕拂去經書表面的灰塵。 

每天清晨,家住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玉樹市的代桑一家,總是靜靜地點燃佛像前的一盞盞酥油燈,虔誠跪拜后,來到保存《大藏經》的藏經室,用毛刷輕輕拂去經書表面的灰塵。

代桑告訴記者,這樣做,來自于她和父親、姐姐之間生命的“約定”。

《大藏經》是古代重要佛教經典總集,據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尕藏加研究,《大藏經》分為漢文、藏文、蒙古文、滿文、西夏文等多個體系,至遲在公元7世紀左右傳入青藏高原地區,因此藏文版《大藏經》,是青藏高原藏傳佛教文化發展的“活化石”。

玉樹州文物局局長索昂拉毛告訴記者,由代桑所在的東倉家族世代珍藏的《大藏經》,被稱為“東倉五百部”,是世界現存最古老、最完整的民間收藏《大藏經》,距今已有1000年以上的歷史。

代桑的丈夫尕瑪曲桑帶領記者來到藏經室,室內圍繞墻壁的是三排朱紅色的藏式經架,經架的邊緣纏繞著潔白的哈達。經架上,整齊地擺放著由木質夾板夾好的經卷,側面包裹著金黃色的綢緞。

尕瑪曲桑從經架上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卷《大藏經》,記者看到保護經卷的夾板上,刻著藏傳佛教“六字真言”。經卷被緩緩打開,經文全部為手寫體,由金粉、銀粉、朱砂等寫在藏紙、牛皮或樺樹皮上,筆跡雋秀。看著已經有些斑駁的字跡,歷史的厚重感撲面而來。

記者觀察到,在尕瑪曲桑展示《大藏經》的同時,代桑仍然和妹妹伊西措毛在屋子的一角,默默地用毛刷清掃著經書,眼神堅定而執著。

尕瑪曲桑告訴記者,東倉家族相傳為藏族著名史詩《格薩爾》中三十大將之一的東·白日尼瑪江才的后代,收藏、保護《大藏經》已歷經30多代。

30多年前,代桑的父親次成文青與東倉家族后人東倉保毛結合,成為東倉家族的“上門女婿”,從此將《大藏經》視為生命。2003年開始,次成文青和已經成年的大女兒更松代忠一道,開始整理經書,拂去灰塵,并將原先錯亂的頁碼重新排列。

然而,整理工作剛有起色,東倉保毛不幸離世。幾年后的“4·14”玉樹大地震中,次成文青和更松代忠也永遠地走了……

為了不影響代桑和伊西措毛的情緒,記者在她們面前盡量避免提及過去,反倒是代桑先開了口。

“地震發生之后,我感覺就好像天塌了一樣。后來在大家幫助下,《大藏經》全部被搶救了出來。爸爸、姐姐走的時候,什么話都沒留下,但我知道他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大藏經》。”代桑說。

讓一家人頗感欣慰的是,地震發生后,當地政府在短短五個月內就對藏經樓進行了全面的修復加固,并安裝了監控和消防設備,這也成為玉樹地震后首個完工的文化遺產保護項目。

代桑告訴記者,作為當時家中唯一的成年人,原本出家為尼的她在2011年還俗,并與尕瑪曲桑組建了家庭。身為“上門女婿”的尕瑪曲桑也辭去了原先的工作,專心照顧著一家人的生活。

如今,他們的大女兒已經兩歲,小女兒剛剛六個月。

“記得《大藏經》中有句經文,大意是‘我為祖先、父親而修習經書,更為他們和天下蒼生祈禱’,這其實說的也是我們家族的故事。《大藏經》對我們來說,已經不僅是一部經書,更是全部信仰”。尕瑪曲桑說。

Copyright © 2014-2015 玉樹市新聞網(三江源新聞門戶網)www.jvojpp.live. All Right Reserved.
聯系電話:0976-8822094 QQ:2095751873 郵箱:[email protected] 青ICP備14000563號 網站主辦單位:中國共產黨玉樹市委員會宣傳部
青海信息網(青海門戶網)www.qhxxcn.com 技術支持 玉樹市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過本站允許,請勿將本站內容傳播或復制。
京城国际娱乐城真实吗